早田冻鱼

(*'▽'*)♪

曹文轩的《草房子》
为朋友准备的成人礼物,手抄第一本书里附带的书签,基本上跟原图,改了一小部分。复健歪歪扭扭的线条颇有原图手绘的感觉…
喜欢看“儿童文学”,选的五本有三本都是儿童文学。看大人们描述儿童天真的世界是一件很好玩的事(不如说很恶趣味),曹文轩真的不像一个大人,一个男人。他的文字总让我联想到他笔下那个名叫“纸月”的女孩儿,有灵气,纯真。

刻起来…很好玩(你在说什么

自己配了个图( ´▽` )ノ

海默的信

女孩漂浮在虚无中。
她怎么了?她还好吗?她在哭吗?
她……还活着吗?
——

   “我”坐在象征记忆的信堆上,不时拆开一两封怀念过去。
   突然一阵风吹来,带走了无数粉色的信笺。那漫天飞舞的,是我将永远失去的、最不想失去的记忆。
   出于本能,“我”不自量力地迈开双腿。
   空中的手,伸开又合住。回来的,只有寥寥数封。
   趁着“世界”还在旋转,我将它们刻进心房,虽然这只是徒劳。
   在最后一封信消散之后,滚烫的液体砸在我的手背上。
   “多漂亮的白色啊。”
 ...

三年而通。
每年的日子都不一样呐( ´▽` )ノ

明天开学啦;;
结果复健也没什么效果…复健还是要赶在暑假wwww
一想到不能摸刀心里痒痒的,,

昨天真的下雪了(。ì _ í。)
可惜起太晚化掉了嘤…

祝大家新年大吉(吧)!!

kya!!可爱炸天!阿绫雨伞被我搞断了粘不上sad…

【头割了,往里灌】
“我们现在就是头割了,往里灌,缺少了‘思考’这个过程。”
— —数学老师金句

下一页
©早田冻鱼 | Powered by LOFTER